首页 > 文化

《长安十二时辰》总制片人梁超:打造“华剧”品牌,向美剧韩剧亮剑

《长安十二时辰》在零宣发的情况下突袭播出,24小时之内获豆瓣数万人标记,豆瓣开分8.8,目前一直维持在8.6,成为今年以来豆瓣评分最高的一部国产剧。
“唐风古韵”不仅在国内掀起观剧热潮,还扬帆出海,续写传奇。7月1日起,该剧陆续上线海外多

原标题:《长安十二时辰》总制片人梁超:打造“华剧”品牌,向美剧韩剧亮剑

《长安十二时辰》在零宣发的情况下突袭播出,24小时之内获豆瓣数万人标记,豆瓣开分8.8,目前一直维持在8.6,成为今年以来豆瓣评分最高的一部国产剧。

“唐风古韵”不仅在国内掀起观剧热潮,还扬帆出海,续写传奇。7月1日起,该剧陆续上线海外多地,除了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越南等亚洲国家,会在Viki、Amazon和Youtube以“付费内容”形式在北美地区上线。据悉,这也是出海国产剧首次进入包月付费区。

7月14日,《长安十二时辰》总制片人、仨仁传媒创始人梁超、剧中人闻染饰演者王鹤润,携手做客金鲛分享会(第6期),与到场百余名观众一起聊了聊《长安十二时辰》戏里戏外那些事儿。

《长安十二时辰》总制片人梁超、剧中人闻染饰演者王鹤润做客金鲛分享会

雷佳音为张小敬豁出半条命

《长安十二时辰》选角最早定下来的是易烊千玺。

该剧导演曹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讲道,自己在读小说时就觉得易烊千玺适合李必这个角色。“千玺身上有种文人风骨,他文化素养非常高,擅长书法,也喜欢雕塑。另外,他也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虽然拍这部戏时他只有17岁,但已经展现出一个大演员该有的气质。从整个剧来看,我们都认为千玺的表现不失水准。

李必是靖安司实际主脑,手段犀利、杀伐果决,看似清高孤傲,实则有血有肉,一心向太子,是个传奇性的忠臣。

而由雷佳音扮演张小敬的选角故事,则有着不同的版本。

曹盾表示,雷佳音本人并不想演,是他央求,雷佳音才“勉强答应”的。在他看来,“雷佳音非常适合饰演张小敬,他是一个专业的演员,有专业的态度。因为任何一个演员来演张小敬难度太大了,所有的动作都是实拍,需要他亲力亲为去完成,有很多危险难度系数很高的动作,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能够活着拍完这部戏”。

但在雷佳音本人的口中,张小敬这个角色是他和导演一起吃了一碗油泼面争取来的,是他用命博下来的。他在接受媒体群访时是这样说的:“古装剧基本都是大女主,男性题材先不说故事怎么讲,大都是帝王将相,要么就是架空玄幻,由小朋友来演的那类角色。‘张小敬’很少见。而且大家当时对雷佳音的了解,是生活中一个嘻嘻哈哈的人,而我想告诉观众,我还有大家不知道的一面,因此一直在寻觅一个人狠话不多的角色。刚好遇到了张小敬。

在此次金鲛分享会上,该剧总制片人梁超围绕着张小敬选角,再添新故事。

梁超回忆说,雷佳音确实是被张小敬这个角色吸引了,但“我当时不在北京,帮曹盾和雷佳音两个人约见面。我订了一个特别高档的地方,那种觉得应该点好多好菜的大饭店,可他们俩一人点了一碗油泼面。佳音和曹盾说,导演如果你用我,我就把半条命给你,好好演张小敬。

梁超在做分享

剧中,雷佳音有大量的打斗戏,但95%的戏,他都是自己上。“杀青那天我看到雷佳音在动作演员微信群里发,‘谢谢各位兄弟,护雷佳音周全’。”梁超说在那一刹那,自己特别难受,也特别感动,“这部戏佳音不是拿出了半条命,是一条命都拿出来了,直到最后两个镜头都是拿刚开机的状态在对待。

华剧要与美剧韩剧媲美

分享会上,梁超还透露,在还原长安城的一天上,整个团队下了大功夫。

为了真实还原大唐的一天,剧组耗巨资建了座占地70亩的唐城西市,还原了原著里长安一百零八坊。“历史上唐代的民居建筑基本都是一层,但考虑到剧中有好几场张小敬在楼顶跑酷的戏,在一层建筑上拍就像在平地上跑一样,最终还是搭了两层建筑。

服饰方面,剧中出现在画面中的每一件服装,都是剧组一针一线亲自制作的。导演曹盾在此前接受麻辣鱼专访时表示,《长安十二时辰》制作期间团队对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布进行了详细的研究,无论是面料、纹样还是色彩。

同时,剧组还邀请日本黑泽和子女士团队来一起合作。受其父亲黑泽明先生影响,黑泽和子在服装的做旧和质感的制作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且把控严苛。礼仪方面则邀请到曾指导《琅琊榜》、《芈月传》、《天盛长歌》的李斌担任礼仪指导。

为了尽可能还原长安城的繁华,每场外景都需要千人以上的群众演员。

“曹盾导演定了一个晴天的概念,因为故事发生在正月十五上元节这一天。长安城这一天是不宵禁的,晚上是千家万户百万人都可以上街观灯。所以只要是外景,就会有八百、一千的群众演员,还有一百两百的外围武行,导致剧组每天都是千人以上的大场面。”人员众多,对化妆团队也是一个考验,“三点半开始化妆,服装也是早晨三四点就开始到现场穿衣服。

▲王鹤润

好在班底成熟,且有默契,一切皆可掌控。梁超介绍说,《长安十二时辰》的核心团队里,合作时间最长的人跟了曹盾导演有20年。“每天晚上,各个部门都会开会规划好明天的场地、服装和拍摄时间,制定合理的拍摄计划。

“有些你们看到的白天戏,其实都是晚上拍的,后期通过黑科技加上CG特效来实现的。”因为这部戏的外景地在象山,多台风,还常常下雨,所以需要“拍满12个小时白天和黑夜”。至于剧中的群演为什么看起来很“生活”,梁超解释称,因为他们都不是简单地走来走去,都知道自己在这条街上该干什么,而“要拍难度较高的动作戏时,美术部门会画分镜图,发到剧组每个人的手里”。

谈及观众对剧集的接受和喜好,梁超表示,观众有自己的喜好,也有自己的选择权。但相比美剧、英剧、韩剧、日剧,每一位影视行业的同仁都要为国剧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要认真打造自己的“华剧”品牌,要敢于向国外剧集亮剑,至少要与国外剧集媲美,“一定要让观众吃上牛排、吃上龙虾”。

“无论多难,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只要我们坚持住,一定会有好的结果。”梁超说。

好内容好品质永远是王道

本次金鲛分享会,吸引了百余名观众到场,现场两次加座,气氛十分热烈。梁超与王鹤润的分享,获得了笑声、掌声、赞叹声。在互动环节,观众踊跃提问,嘉宾再次无私做了分享。

观众裸播对整个项目的营销有哪些影响?

梁超:裸播对我们营销宣传方面确实有非常大的影响,因为裸播代表着你会丧失很多的关注者。再就是裸播期间,营销宣传的节奏是完完全全被打乱的。大家看到,《长安十二时辰》这次是自然发酵的,并不是我们用营销预案用宣传团队推起来的,所以好内容和品质才是关键。

金鲛分享会现场

观众听说这部剧有超支,作为制片人是怎么控制资金的?

梁超:这部戏真的有超支,主要是在时间上。我们原定时间是六个月,但对于这个项目来说,我们当时也是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超了一部分费用。我觉得以后的资方都要找我和曹盾这样的合作方,因为我们在拍之前就立下军令状,定好的预算和决算就是我们最终的钱,超每一分钱都由我们俩自己来承担。最后因超期一个月造成的千万超支成本,也确实由仨仁传媒买单了。

观众多数观众都觉得《长安十二时辰》是一部好剧,但还是有观众觉得看不下去。对此你怎么看?还有就是导演挑战观众看剧思维其实是有一点冒险的,作为制片人你有这样的顾虑吗,以及对未来国内剧集具体的走向有怎样的期待?

梁超:第一个问题,每部戏都会有质疑的声音,艺术没有十全十美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觉得做戏时只要是用了我们的心,用了我们的态度,大部分观众能看到就好。

第二个问题特别好,当倍速观看成为常态的时候,我也经常问自己怎样让观众更好的去接受。我觉得我们要做的事就是坚持,只要是坚持住了对作品的标准和对内容的信心,一定能让大家看得到我们的诚意。未来,也许会回归到一个短视频是短视频,剧集是剧集,电影是电影的一个时代。

金鲛分享会现场

观众《海上牧云记》、《长安十二时辰》这两部剧已经到达了剧集制作的一个高度,接下来剧集的开发和制作会不会有压力和后续的一些思考?

梁超:说没有压力是假的。我前些日子就跟导演探讨,接下来的路到底该怎么走。除了坚定内容和品质以外,压力在于我们如何带动全行业,一起朝这个方向去努力,缩小和国外的差距。第二个压力是在如何判断项目,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难题。

观众:作为一个制片人,你在判断一个项目值不值得去做的标准是什么?

梁超:第一有没有成为爆款的潜质;第二有没有把它变成内容的可能,能不能最大价值实现。现在这个行业处在一个洗牌和寒冬的阶段,所以项目的安全性、资金的安全性非常重要。制片人要对投资方负责任,也要对演员负责人,对团队和工作人员负责任。

观众:闻染在剧中是长安的眼睛,甜美的外表下有一颗复仇的心,你怎么理解“闻染”这个角色?

王鹤润:闻染是可以被争取到的人,好人争取到他可以寻求太平,坏人争取到她有可能会走向毁灭。用马伯庸老师的话讲,闻染是张小敬的一个动机。

演的时候,我希望尽量能把她演得纯粹一些,毕竟闻染还是一个19岁的孩子,处于一个三观没有完全定型的阶段。让她的阴谋、心中的仇恨不是放在表面上,而是深入浅出的呈现出来,让观众能够理解她的行为。

观众:在《长安十二时辰》前期筹备中,演员有没有提前排练或者进行剧本围读?

王鹤润:有,而且有打戏的演员需要提前三个月进到组里培训。我的打戏没有那么多,但我也参与了。礼仪老师也很早进组教大家礼仪,演员也是早早进组参加了剧本围读。

梁超:我们的剧本围读不光是演员围读,主创团队也会一起参加。开拍前每一场长镜头戏,导演、摄影、灯光、动作团队都会提前做模型,分镜头脚本画的非常细,也会分给每一个人。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lou.cn/culture/1175104.html